投资人 (515 积分)
简介:这家伙很懒什么都没有留下!
  • 峰向标:背靠大树的平台安全系数到底有多高?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9-01-08 18:48
    峰向标的运营主体是天峰普惠(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元,于2016年5月23日正式上线运营,2018年9月4日上线廊坊银行存管,目前该银行已被列入存管“白名单”。截止2018年12月1日,平台累计借款金额12.3亿,借贷余额5.46亿。   平台股东由三个自然人组成,吴西西持股74%,张弛持股25%,吴振山持股1%。吴西西和张弛是平台创始人,而吴振山则是吴西西的父亲,目前任河北天山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港股上市公司天山发展(控股)有限公司(HK02118)董事局*。   乍一看,又是一家有上市公司“亲爹”背景的平台。我们都知道,在这一次雷潮的冲刷和洗礼下,原来的“唯背景论”已经基本被推翻,背景已经不是投资人参考的最重要因素。尽管如此,一个靠谱的背景还是能给平台产生一定的增信力度。接下来我们就看看峰向标背靠的这棵”大树”究竟实力如何。   挖掘机从天山集团官网获悉,天山集团创立于1980年,旗下房地产公司——天山发展(控股)有限公司(股票代码HK02118),于2010年7月15日正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挂牌上市,成为了河北省首家在港上市的房地产公司。天山发展控股(02118.HK)公布,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收益约6.2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降24.6%;毛利1.01亿元,同比减少64.61%;权益股东应占亏损2.29亿元,较上年同期纯利6126.5万元转亏;每股基本亏损22.72分,不派中期股息。   可见,当下该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太乐观。   据挖掘机观察,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在选择平台时更倾向于关注资产的真实性和资产质量。接下来挖掘机就来挖一挖峰向标的资产。   刚一进官网,好奇心使然,挖掘机一口气将精选散标列表从第1页翻到了第20页,发现清一色的100万,9.9%,再一看项目名称-扩大生产,判断这家平台大概是企业贷居多无疑了吧。   随意点开了一个标的,里面的项目信披让挖掘机忍不住要吐槽一番。   1、企业简介——复制粘贴企业经营范围?作为投资人,看到这段文字介绍时估计内心是崩溃的吧,反正挖掘机是读不下去的。再看借款用途,除了第一句和最后一句,剩下的都是经营范围的缩略版,挖掘机想说码这么多字真的不是为了凑字数吗?!   2、工商信息——企业名称就两个字“公司”,这和没有披露名称貌似没有啥区别嘛。另外,从披露的资质文件里挖掘机丝毫没看出来借款企业是个净利润超过200万的企业,更没有看到借款企业的生产经营状况,只有几张企业办公场所的照片,这就有点忽悠人了吧。   看到这里,对于这样的大额企业信贷,这样的信披透明度,不知广大投资人会作何感想?!挖掘机就不便言说了。   当然,吐槽到这里还没有完。挖掘机又勤劳地把散标列表往后翻了翻,发现平台还有少部分个人信贷,可以看出个人信贷的文字披露还是比较详细的,但是没看到任何与借款人资质有关的证明文件,连最起码的身份证复印件都没看到,这就有点虚了吧。不过,挖掘机宁愿相信这是工作人员懒得上传所致。另外,挖掘机发现借款人大部分都来自安徽省和云南省,但愿这只是资产提供方比较集中的原因吧,这里还是留给各位自己斟酌吧。   最后再来说一说合规备案。众所周知,随着8月中旬国家互金整治办下发“108条”,P2P备案工作再次启动,并预计在2018年12月底前完成合规检查工作。当然,一直以“合规、透明、用心、自律”为理念的峰向标也不甘落后,10月15日积极向北京市金融工作局提交了内容涉及108条的自查报告及89项补充材料,并邀请北京市乾坤律师事务所出具了《合规性审查报告》。至于后续的进展如何,挖掘机并未见到相关公告。   结语:   如今,背景已经不是评判一个平台安全度的唯一标准了,投资人要判断平台资质的好坏还是应当多去观察资产的质量。另外,随着合规检查工作的深入,在监管层的引导下,部分平台合理清退和有序退出可能会成为行业常态。所以,提醒广大投资人,要审时度势,争做网贷达人!
    平台曝光 2524 1
  • 铜元汇伪国资平台,注意分辨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9-01-07 11:47
    请大家注意,根据铜元汇官网的披露,铜云汇是由中欣国谷投资管理(杭州)有限责任公司开设的互金平台,而这家公司是一家百分百国资企业的平台。 根据官网的股东信息上面交代“中欣国谷投资管理(杭州)有限责任公司”是沈阳城投国储建设有限公司的百分百控股的企业,而沈阳城投国储建设有限公司又是中铁国能物流有限责任公司的百分百控股的子公司。 通过官网的信息披露倒是确实是一家国资企业平台。但是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 大家请看上图,企查查那边查询得知,他根本就不是国资100%控股的平台,而是大股东张梁担任法人的民营企业。那么上海竑泰贸易有限公司又是什么呢? 原来铜云汇的二股东又是一家全资100%的民营企业。通过企查查我们看到,铜云汇完全就是一家100%的民营平台,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的国资背景。那么铜云汇在当前的P2P国家管控如此严厉之下,他还敢打出全资国资背景的名头来忽悠投资人,是把国家法律置于何地,这个老板为何如此胆大妄为!
    平台曝光 313 2
  • 投哪网手续费为何那么高?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9-01-07 11:12
    在投哪网投了20000元新手标,一个月收益124.08元,自然日自动退出扣了我37.46元手续费,投哪网这水抽得是不是太严重了?提款的时候不显示,提完款后才在后台显示一个不明不白的手续费,我要是不做账打开看,还不知道被收了37.46元手续费。顺带一提,昨天在这里发了贴子,结果留言评论:什么稳健论,什么很多平台暴雷论,什么知足论,什么造谣论,什么黑子论,这些熟悉的维护论调都出来了。投20000元新手标,投一个月,扣完手续费还剩86.62元,抽完水后的收益,还不如我投理财通和蚂蚁财富的收益,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投几万块就为了几十块收益吗?投哪网手续费为何收那么高?是不是公司启备什么优势?
    平台投诉 838 9
  • 米粒儿金融逾期几个月不还款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9-01-06 15:38
    网贷基金平台买的都是桔子理财/麻袋财富/翼龙贷这些一线大台子的债券,可是为什么逾期这么严重,到底投资款是不是去买这些债权了,会不会去用我们的钱去炒股或者干什么投资亏了导致逾期这么严重呢?
    平台曝光 880 2
  • 众金在线自爆家丑,自家企业融资不还钱惹官司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9-01-04 15:38
    红隼集团旗下众金在线最近几条官司引人注目,案由为“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为深圳市清和通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红心达来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值得怀疑的是,这几家被告融资企业法人为方涛,而通过工商不难发现,方涛名下公司达20余家,在众金在线母公司红隼集团担任股东、高管等,众金在线为关联企业融资实为自融行为,而自家关联企业融资不还招致官司更是难得的拆台。
    平台曝光 559 1
  • 米米金服到期强制续投,太多套路了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9-01-02 18:03
    米米金服钱到期自动续期,开始说3个月,现在又说是6个月,后来说开通自动转让功能,转了也没人接,客服回应也慢,感觉平台在推诿。
    平台曝光 612 0
  • 付融宝近30亿逾期背后:中技系隐现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29 17:45
    日前,网贷平台付融宝发布关于对“请求不立案”进行投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表示“一些出借人失去了耐心,不愿再谅解和宽容”,以及“应部分出借人的要求”,平台发起“关于对‘请求不立案’进行投票”,采取微信公众号投票方式进行票决。  付融宝债委会公开表示,付融宝截至2018年11月16日有接近30亿元逾期未兑付。 而上面提及的通知罗列“平台如果被立案”的影响有,核心企业重组必受重创,将彻底失去还钱的来源,个人贷项目再受株连,催收还款势必更加艰难;立案后所有催回的款项都会被冻结到指定专户,程序走完需要几年时间;越资深的出借人损失越大;个人贷和企业贷不可能分离等。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平台目前情况等问题向付融宝发去采访函进行核实,截至发稿,付融宝方面尚未作出回应。 “中技系”抱团 天眼查显示,付融宝是由江苏宝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宝贝金融”)创立运营,宝贝金融成立于2009年。根据其官网介绍,付融宝为风投系战略投资平台,于2013年11月正式上线,实缴注册资本1.1亿元。 根据付融宝官网介绍,其为知名风投系战略投资平台,获得“中技控股” (现名为*ST富控,600634.SH)、软银(中国)及浙商基金(北京)战略入股。  而记者在梳理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抛开“知名风投系”的标签,“中技系”身影环绕是该平台的另一“特征”。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宝贝金融的股东为江苏中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中地”)、梁振邦、浙商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商基金(北京)”)、南京软银易钢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软银易钢”)、上海金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金邺”),依次分别占股40%、40%、12%、5%、3%。同时,梁振邦也是江苏中地实际控制人,持股达到53%。记者注意到,上海金邺曾用名为上海中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更名为上海金邺实业有限公司,同年11月23日,上海金邺被玄德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玄德资本”)全资收购,自此与上海富控互动娱乐股份有限公司(原“上海中技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原中技投资)脱离股权关系。 但即便脱离了股权关系,付融宝与“中技系”的关联却未就此“斩断”,联系在付融宝第三大股东浙商基金(北京)的“穿插”中显得更为紧密。 2018年6月15日浙商基金(北京)从玄德资本手中全资收购了上海金邺,至此在半年时间里,上海金邺两次易主完成。 根据天眼查显示,浙商基金(北京)共有4起对外投资,分别为上海摇钱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摇钱树”)、金扉(上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扉金融”)、上海金邺、江苏宝贝金融。 资料显示,上海摇钱树曾为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参股公司,于2017年5月股东变更为仅剩浙商基金(北京),上海摇钱树现任监事徐柳菁曾人上海中技桩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秘书、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秘书、上海中技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监事。 与摇钱树相似,金扉金融身后也有“中技系”的身影。 根据工商信息,浙商基金(北京)现任法定代表人、第一大股东(占股80%)为梁炯民。但值得注意的是梁炯民的法定代表人与第一大股东地位是于今年1月31日从现任付融宝CEO梁玉国手中“接来的”,与上述情况类似的是6月5日梁炯民再一次从梁玉国手中接过“业务”,开始金扉金融法定代表人一职。从金扉金融的工商信息变更记录中可以看到,同日作出变更的还有投资人变更,由浙商基金(北京)、苏州正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正悦”)、梁玉国变为浙商基金(北京)一家。而2017年5月上海中技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颜静刚正是以集团名义通过收购苏州正悦100%股权来实现对*ST尤夫(002427.SZ)的控制。  记者向浙商基金(北京)工商联系电话致电询问其与“中技系”关联时,对方仅表示“不清楚情况,我只是做账的”。随后立即挂断了电话。 事实上,两者关系远不止于上述。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梁玉国还曾经担任江西中技桩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中技”)、蚌埠中技桩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蚌埠中技”)法定代表人,目前上述两家公司已经注销。而Wind显示,江西中技、蚌埠中技的疑似实际控制人均为颜静刚。颜静刚曾任三家上市公司宏达矿业(600532.SH)、*ST尤夫以及上述提到的*ST富控的实际控制人,其实际控制权均通过重组获得。在此之前,他曾带领中技股份于2011年、2012年两次冲刺IPO未果。 根据中技股份招股说明书及后来的各次重组权益报告书披露内容,颜静刚生于1978年12月27日,浙江台州人。记者此前实地了解,这里民间从商氛围浓厚,多以亲戚带亲戚的方式抱团打拼。颜静刚之妻梁秀红就曾入主宏达矿业,获得该公司1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帮助颜静刚拿下第二家上市公司。与此同时,外界对其4年时间“买下”3家上市公司的收购资金来源也是质疑不断。 同时,记者还发现与“中技系”“断绝”关系的上海金邺与付融宝企业借款标的担保方之一海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窑资管”)也存在关联关系,前者为玄德资本全资子公司,后者则为玄德资本控股(香港)公司孙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海窑资管为平潭玄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潭玄德”)全资子公司,而玄德资本全资子公司中山玄德科技有限公司正是平潭玄德仅有两名股东中其中之一。换言之,玄德资本孙公司海窑资管在今年上半年担任付融宝借贷合同担保方的同时,付融宝股东上海金邺在(2017年11月23日至2018年6月15日)这段时间里也一直为玄德资本全资子公司。 融资“不了了之”  除了“中技系”与付融宝关联颇为密切之外,付融宝在逾期之前还曾有一笔8亿元融资“意外告吹”。 2018年7月,付融宝接连发布了B轮融资泡汤与借款项目逾期消息,确认了有“集中出现到期不能按期还款的情形”存在。而这距离付融宝宣布获得8亿元B轮融资只有十几天。 根据付融宝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付融宝累计借贷金额161.87亿元,累计借贷笔数227万笔,借贷余额33亿多元。在2016年付融宝上线银行存管,存管银行为恒丰银行,2017年4月,付融宝成功加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成为协会会员单位。  今年7月5日媒体报道付融宝获B轮来自万家乐控股股东战略投资8亿元的融资,且已签署框架协议。此轮融资所引进的融资方背景实力雄厚,主营输配电设备和供应链管理服务。 7月11日,万家乐(000533.SZ)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就上述报道内容向控股股东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蕙富博衍”)、第二大股东西藏信达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信业达”)以及关联方弘信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信控股”)进行了询证。蕙富博衍称截至2018年7月6日,未与付融宝签署框架协议,西藏信业达称,从未与付融宝有任何接触与联系,弘信控股称,截至2018年7月9日,未与付融宝签署框架协议。 同日,付融宝发布《关于付融宝B轮融资有关情况的公告》称,7月初已与万家乐董事长个人的控股公司签署了融资框架协议,由于融资细节未达成一致,双方已于7月9日友好协商后中止合作。同时付融宝在公告中表示,总融资规模不变,7月14日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详情。而后7月14日,付融宝公告取消了发布会。 随后不久,付融宝承认平台有逾期情况,社会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兑付逾期问题,融资一事也未再有新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记者获悉,上述所指万家乐董事长陈环目前已经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且缺席了万家乐多场董事会会议。12月19日晚间,万家乐公告称,12月18日,公安机关明确告知,万家乐董事长陈环已经被逮捕。 发起“不立案投票” 在逾期已经将近半年后,付融宝日前发布了《关于对“请求不立案”进行投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平台如果被立案,立案之日后所有催回的款项都会冻结到指定专户,直到所有的法律程序都走完流程才能分配,时间肯定是几年后。平台如果被立案,出借人参与分配的计算基数,并非在投金额,而是按照‘累计充值-累计提现’来扣除历史收益,金额肯定是越资深的出借人损失越大。平台如果被立案,个人贷和企业贷不可能分离。不堪想象,无限悲凉。”同时表示,“有部分出借人失去耐心,不愿再谅解和宽容。”故而“应部分出借人的要求,平台发起关于对‘请求不立案’进行投票”。截至发稿,记者看到该通知已经被删除。 根据通知内容,付融宝坚持如果平台被立案,对于催收回款更加艰难,后果“不堪想象”,对投资人“百害无一利”。 记者注意到,有投资人认为投票表决没有任何第三方机构参与见证,投票工具“麦克”只是一个信息收集工具,完全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让计票结果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进行,况且不是按少数人而是出借权重来计票,少数几个拥有超高出借额的出借人就能掌控全局,这样的投票弃权也罢。 对此,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律师认为,是否进行刑事立案,首先要看平台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如果平台操作合规,仅仅是因为资金无法回收,并不能因此认为平台构成刑事犯罪。其次,在平台涉嫌构成刑事犯罪的前提下,是否进行刑事立案,也并非是由投资人来决定,而是由公安机关根据案件情况来认定。当然,如果投资人均不想报案,那么公安机关可能会在短时间内无法知晓此事,从而不能及时处理。再次,关于刑事立案对于投资人的利弊,刑事立案固然会有平台所说的“处理时间长”“回款艰难”的状况,这是由司法程序的现状决定的,但是,同时也存在着如果不及时处理可能造成资产继续流失、主要负责人逃脱法律责任的情况。 即便付融宝把“选择权”交给投资人,愿与不愿立案似乎已经不是平台与出借人可以左右,但监管已经开始注意到了宝贝金融公司涉嫌经济犯罪一事。 根据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看到的一份12月份发布的《南京市建邺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原告起诉被告江苏宝贝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贝金融公司”)、海窑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窑公司”)、江苏中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地公司”)、梁振邦、浙江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金公司”)、南京软银易钢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软银公司”)、上海金邺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邺公司”)。诉讼请求中写到“海窑公司承诺对借款的本金和利息提供不可撤销的连带保证,应对上述借款本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被告中地公司、梁振邦、基金公司、软银公司、金邺公司作为被告宝贝金融公司的股东及资金的实际使用人,应对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建邺区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作为经济纠纷受理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不属经济纠纷案件而有经济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而本案中,因被告宝贝金融公司涉嫌经济犯罪,故本案应驳回原告起诉,并移送至公安机关处理。
    平台投诉 541 1
  • 第一车贷被曝资金链断裂,遭经销商讨债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27 17:45
    汽车金融头部公司第一车贷,最近深陷“裁员风波”。 有员工爆料称,第一车贷“因为资金链断裂,裁员70%”。 而第一车贷回应称,公司只是在进行正常的人员变动和业务调整,且资金渠道丰富。 但第一车贷的多位经销商称,他们已开始了讨债和维权。 “放款突然中止,我们垫付给客户的钱也回不来了,我们现在正在追要垫付金和保证金。”多位经销商称。 实际上,汽车金融的资金荒已开始蔓延,第一车贷的“裁员风波”,可能只是一个开场…… 01 裁员风波 近日,关于“第一车贷开始大裁员”的消息,在圈内传得沸沸扬扬。 就连百度搜索上关于“第一车贷”的很多关联词,都是关于此事的猜测。 其实,早在12月12日,脉脉上就有人透露了风声。 这位被脉脉加V认证的用户称:“第一车贷资金链断裂,大批裁员,第一天人力通知,第二天就走人,而且不给任何补偿。连孕妇、休产假、哺乳期的员工都不放过。” 而在回复中,这位用户强调:“公司裁员70%。” “其实是按照比例裁员的,有些部门多一些,有些部门少一些。”第一车贷的一位高层对一本财经透露,员工人数和公司巅峰的时候比,“裁掉了一半左右”。 被裁员工如何善后?这位高层用了8个字:“爱走不走,随便诉讼。” 第一车贷的公关负责人并未否认裁员之事,并称公司近期出现的人员变动,实为公司根据现有业务进行整合的结果,“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外部环境变化进行的正常调整”。 真实的裁人原因,到底是什么? “我们对外的说法是,C轮融资未到位。”上述第一车贷高层称。 而第一车贷的经销商们,已经开始了“维权之路”。 经销商王平源透露,他们从去年就开始和第一车贷合作,为其提供客户。 要成为第一车贷的经销商,还得缴纳保证金,王平源就缴纳了20万。 在行业内,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为了让用户能当天提车,经销商经常得帮用户“垫贷款”。 当然,前提是,第一车贷上显示放款通过。下款之后,经销商再将钱补回来。 原来王平源也是这样操作的。 但从11月底开始,他发现了异常:第一车贷上显示审核通过的用户,贷款却迟迟未到。 而此时,王平源已垫给4个用户20多万。 “第一车贷的人突然电话通知我们不放款了,也没有说原因。”王平源大概猜到,是资金链出现了问题。 垫付的20多万、两个月的返佣、20万保证金,王平源称第一车贷现在欠他50万。 而提前垫付在经销商里非常常见。多位经销商认为,这是第一车贷的问题,要求其将垫付金和保证金全部退回。 经销商们集结建群,一度准备到第一车贷的北京总部讨债。 “十几个人报名,后来第一车贷的大区负责人不断给我们打电话,说来北京也解决不了问题,才安抚下来。”一位经销商称,事情才发酵,对方也没有说一定不还钱,所以大家还在观望。 而另一个细节,也从侧面印证了第一车贷的资金紧张。 近两年,在汽车金融领域,一个新的商业模式崛起,即“直租”。 一年前,第一车贷也开始尝试直租模式。 “但他们最近在市场上找人接手他们的直租客户,给准备分期购车的用户做贷款。”另一汽车金融公司的高层何欢透露。 当时他就觉得很蹊跷:如果第一车贷资金充裕,为什么把分期贷款的用户往外推,而不是自己放款? 关于“资金链断裂”的说法,第一车贷的公关负责人称:“我们对接的资金渠道丰富,结构合理,可有效分散风险。” 02 资金重压 第一车贷在行业内,也算头部公司,A+轮融资2.17亿,B轮3.6亿,B+轮1.4亿,每次的融资金额都不低。 有了如此巨额的融资款,为何第一车贷还会陷入资金困境? “资金问题,是目前对行业来说都比较麻烦的事情。”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一洋称。 以行业中另外一家头部公司优信为例。 优信今年上市。其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3月31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12.19亿元人民币。 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这个数字是8.29亿元人民币。 优信刚发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6.77亿元。 也就是说,半年时间,优信消耗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总额为5.42亿元。 按照这个速度,如果在7个月内没有新资金注入,优信会将剩余的6.77亿元消耗殆尽。 “你根本无法想象,汽车金融是一个多么消耗现金流的行业。”何欢称。 他以现在汽车金融中占比最大的“新车分期”和“二手车分期”为例。 平台方一般负责获客和风控,背后都是银行或者其他资金方放贷。 平台方和银行合作的方式,“通常是先交4%到5%的保证金”。 而这个钱,只能用平台方的股权融资资金或盈利资金垫付。 实际上,汽车金融公司能赚的利差,只有2%到3%,也就说,一年之内,在公司的现金流和账面上,反而会减少1%到2%。 “2%看起来不多,但是如果一年放款额100亿的话,就得垫进去2个亿。”何欢称。 如果这个时候,再布局一些新的业务线,或者继续扩张,垫进去的钱就会急速增加。 汽车金融就如一盘精密的仪器,什么时候扩张,什么时候回笼资金,都需要精打细算,否则就有玩砸的风险。 在资金充沛、风口正盛的时候,自然可以玩得大胆一点。 但今年的环境,却和往日不同。 之前,汽车金融的资金来源,主要分为两大部分:成本贵一点的,是P2P和地方金交所;成本比较低的,是互联网银行、民营银行和中小银行。 今年金融监管普遍收紧,P2P行业问题重重,地方金交所的出口也被封堵,导致这部分资金难以为继。 而银行的放贷,也变得越来越保守。 资金端收紧,这让汽车金融只能紧巴巴,而同时,资本市场也开始冷却。 “汽车金融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并不好,这让资本市场对汽车金融的前景有所疑虑,热情降低。”赵一洋称。 我们来看看汽车金融股的表现。 灿谷集团的发行价是11美元,最低跌到了7.59美元; 号称汽车金融第一股的易鑫集团,发行价7.7港元,最低跌至1.83港元。 行业内普遍认为,汽车金融就是一台精密的金融机器,润滑剂就是资金。 当两个资金源都收紧之后,汽车金融就将腐朽生锈,再难转动。 而第一车贷方面也承认,市场环境并不乐观: “由于近期资管新规落地和国内金融政策持续变化,整体金融行业比较低迷,加上年底国内金融机构普遍放款意愿偏低,致使行业资金面整体趋紧。” 03 谁来救局? 第一车贷的困局,如何解开? “就看有没有大资本觉得他们的业务还有机会,愿意注入大资金。”何欢指出。 一轮新的融资进入,就能盘活整盘棋。 对于整个汽车金融行业来说,资金荒已难以回避,第一车贷的案例,可能只是一个前奏。 2019年,绝不是容易的一年。 抱团取暖,未雨绸缪,成为行业的座右铭。 何欢也总结了几点“过冬箴言”。 首先,充足的现金流,就是生命线。 “因此,要动用所有的资源和方式去融资,不论你现在账上有多少钱,都要留好过冬粮。”何欢称。 其次,扩大盈利,尽量让负的现金流,变成正的。 “做业务一定要盈利导向,重视人效和成本。”何欢强调。 他正在设计一些产品服务,在每单中,都会增加额外的盈利项目,来提高每单的提成。 比如,增加保险、续保服务和其他业务服务。 而第三点,也往往是被大家忽视却最重要的,是“不要盲目扩张,瞎追风口”。 何欢称,最血淋淋的教训,就是2017年火起来的直租。 这个模式,就是平台先将车买下来,再租给用户使用。 一年之后,用户可以选择3种方式来处理这辆车:要么不租了,要么直接买断,要么分期购买。 业内将其称之为:“1+3。” 但这个模式最大的问题就是:对现金流要求极高。 平台方需要自己先花钱将车买回来,这就意味着,所有的盈利点,全部在后端。 甚至要4年,才能把钱收回,赚到利息。 但在2017年,几乎所有头部的汽车金融公司,都挤进了这个所谓的“风口”。 很多公司仅仅搞定第一年的资金就上了。 它们想象得很美好:到了“+3”的时候,再通过对接资金方的方式解决后期的问题。 但没想到,后面却出现了“期限错配”和资金荒。 “我们也投入了几百万尝试,但我很快发现,这是一个极快吞噬现金流的模式,就放弃了。”何欢称,现在看来,这是非常明智的决定。 “现在第一车贷到处找人接手他们的直租客户,可能当时他们的布局,也是追风口,并没有想透后面的路怎么走。”他表示。 过冬箴言的最后一点,就是要强调硬实力:做好风控,降低逾期,最大限度地盈利。 “越是艰难的时候,越是看大家真本事的时候。”何欢称,行业已经过了那个谁都可以挤进来揩油的时代,只能拼谁的骨头更硬。 汽车金融行业发展的这几年,产生过很多的伪命题、伪风口,也出现过无数坑和陷阱。 但在此期间,却极少有人将这部精密的金融机器操控好。 正如尤瓦尔·赫拉利在《人类简史》中所说:“历史的铁则就是,事后看来无可避免的事情,在当时看来总是毫不明显。” 汽车金融公司只有在资金荒中活下来,商业模式才算走通。 也只有经历过一个完整金融周期,行业才能健康成长。
    平台曝光 957 0
  • 信用宝:挪用,私兑,门店关闭,还能走多远?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27 12:11
    自2018年7月信用宝爆发问题以来,广大出借人出于顾全大局的考虑,给了涂志云长达5个多月的时间谋求自救。涂志云的多次直播一度带给出借人美好的幻想,但所有的一切未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时至今日,出借人已经惊醒,涂志云拙劣的表演、将出借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卑鄙行径已昭然若揭,令人发指。广大出借人应放弃幻想,及时采取措施维护自己的利益。 信用宝门店前员工透露催收已经陷入瘫痪 信用宝员工孙春一安排维稳(手机点右上角分享给更多信用宝出借人) 涂志云开后门给信用宝某员工的妹妹纪英男优先债转的凭证
    平台投诉 4206 20
  • 你我贷平台分身术?导致逾期....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21 17:51
    2018年7月6日在秒啦上面借款6000元分期一年,每个月都是准时准点的还款,后面我在秒啦上面的借款变成了你我贷?就在2018年12月6日分期还款失败,我当时就联系了你我贷工作人员表示自己现在没有还款能力希望能够延期几天,当时平台工作人员同意了,哪知道后面你我贷工作人员未经过我同意便轰炸联系了我的通讯录!当时我手机摔坏了我换了一个新手我就下载你我贷平台准备还款但是你我贷上面根本没有我贷款信息,然后我主动联系了你我贷工作人员他给了我一个app让我下载,请问我又不是不还款,而且我准备还款你我贷平台还未经过我同意爆我通讯录,最重要的是我根本不知道你我贷居然会有两个相同图案相同名字的app导致了我还款逾期,这能够怪我?希望你我贷平台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我在秒啦平台上面借的钱变成了你我贷平台?这中间我的个人信息被你我贷平台或者秒啦平台交易?侵犯了我的个人隐私,第二点你我贷平台你到底有几个相同的app?依照哪个为标准?这两个相同的app登陆进去信息都不同导致我未能在协商时间还款逾期。第三一共逾期5天当时还在协商你我贷平台居然未经过我同意爆了我通讯录,后面逾期3天都是因为你们自己app原因。第四你我贷平台催收部就像黑社会,你们到底是网贷平台还是社会毒瘤?现在希聚投诉贵平台加强对你我贷平台监督,在没有得到你我贷以上几点解释前我拒绝还款?我不怕你我贷平台的恐吓,我相信在各个相关部门平台的监督监管下,我们受到不公平不合法损害自己利益时,会得到满意的答案!
    平台投诉 2930 25
  • 米粒儿金融逾期,官网也打不开了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13 18:48
    米粒儿金融逾期好久出不来,平台推脱责任开通债转功能没有限制,都在打骨折转让好多都是年华快300%的转让标,现在网站已经打不开了显示升级中,不知道钱还能不能回来了。
    平台投诉 1067 0
  • 金管家理财假国资,系冒名工商登记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12 10:43
    金管家理财说是国资背景平台,“中新国投子公司战略入股”,实际上再往上是一家虚假的叫做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责任公司,这家企业在今年7月份就被正牌央企发文指责其为“冒名工商登记”,是假国资背景,大家注意!
  • 亿百润快7年的平台,也快不行了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11 16:42
    亿百润原股东是国内知名的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钜派投资集团,钜派投资集团主要股东为易居集团(持股21.9%)和新浪(持股10.9%),实际控制人为易居老板周忻,而易居中国、乐居都是亿百润的合作伙伴,平台本身也快运营7年了,竟然在这次雷潮中挺不住了。 很多人也都是由钜派的理财师推荐才投资的亿百润,但是到期后根本回不了款,以前亿百润有委托转让、平台转让、快速转让等,最近这些功能都关闭了,平台基本只进不出了。从雷潮8月开始没有回款,到目前一直显示转让中,客服说明年3月可能会有好转。
    平台投诉 263 0
  • 银谷在线到期却拿不回钱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11 11:12
    问客服,给的答复是到期适应监管要求进行债权转让,我头一次听说,签约1年期产品,一年后退出,不给钱,还需要债权转让的。难道签的合同都是废纸不成,最搞笑的是网络上还好评一片,到期回款快,呵呵了。
    平台投诉 2985 23
  • 米缸金融与安心财险互相扯皮,回款无望!
    辟暑大王自恋的大娘 发表于2018-12-07 16:07
    我米缸产品已经逾期80多天了至今仍无任何回款迹象,安心财险也不赔偿,两边扯皮, 安心财险 说米缸金融材料有问题,米缸到现在也没有去和安心解决问题。我问米缸,为什么不直接与保险公司核对?米缸答曰:我们一周问一次。现在看来,不回款的问题的根源在于米缸,为什么相同的保险公司承保的其他平台逾期全部立即赔付,并且还有逾期补偿,唯独保险公司不赔米缸?米缸从来就不积极与保险公司对接,里面肯定有问题。问米缸总的有个赔付时间吧?是1个月内?2个月内?3个月内?6个月内?1年内?10年内?还是100年内?米缸回答:无法确定,保险公司什么时候赔算什么时候!米缸狗屎,去死吧!米缸金融曹晓峰还我血汗钱 !
    平台投诉 613 4
追踪的平台 更多 »
暂无追踪的平台
关注的投友
暂无关注的投友